专注分享各类高校资讯、学科知识百科! 标签云 | 网站地图

天使日记|曾经素不相识的我们,如今并肩作战

2020-03-01 14:57 热点时事 塔尖SEO

热点资讯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他们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儿女……但在疫情面前,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天使”。中国之声《天使日记》第三十二篇,记录“白衣天使”们的工作日常,捕捉“战疫”最前线的点滴感动。

  2月28日 武汉 天气小雨

  我是广东省第二批医疗队队员,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郅敏,今天是我们来到武汉支援满月的日子。

  前天(2月26日),84岁李奶奶和88岁冯爷爷这一对老夫妻同时出院了。其实最先收治时,我们并不知道老爷爷老奶奶是一对伴侣,因为他们从急诊分2天送上来病区。老奶奶入院时高热39度,神志模糊、呼吸急促伴困难、血氧不足70%,一度被告了病危,老爷爷病情相对稳定。

  在全体队员努力下,老奶奶的生命体征逐渐稳定。这时候护士发现爷爷常常会不知去向,仔细找才发现举着吊瓶的爷爷悄悄走到奶奶的床前,对着还在昏睡中的奶奶说话,鼓励着奶奶。这时,我们才知道老爷爷奶奶是一家人。身患阿尔兹海默病的奶奶不喜欢我们喂食,有时候肆意的哭闹,像个孩子一样。每次爷爷来,她总能多吃几口,目光也总是落在爷爷身上。每晚爷爷总会端着半盆热水去到奶奶床旁,一边擦身,一边安慰着老伴。

  老爷爷出院的时候说,疫情过后,要带着奶奶出门去看樱花。这一天不会远了。

  2月28日 武汉 小雨

  我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创伤救治中心的医生郭辅政,今天是我支援武汉的第21天。

  病房里有一位81岁的奶奶,前两天病情突然加重,在肺炎的基础上,再发严重的心肌损害。 上个班我去看她时,老人家还可以下地活动,她带着一口浓重的武汉方音告诉我,一活动就喘,吃饭没胃口,晚上睡不好。 我告诉她 : “ 老人家放心,帮您调药,改善胃口和睡眠质量,自己也要多休息。 ” 没想到再次见她,已是抢救的场面,面庞上扣着无创呼吸机面罩,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慌,我们拉着她的手,告诉她,“奶奶,莫怕,我们一直都在,您慢慢喘气,睡一觉就会好很多的 。 ”老人听到,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呼吸也渐渐地匀称了些,床旁刺耳的生命仪器报警声也终于消停了些……难过的是,奶奶还是没能坚持太久,昨天(2月27日)下午,虽然我们再次拼尽全力抢救,却没有等到奶奶像往常一样再睁开眼睛……

  面对即将出院的患者,我们切身欢喜;面对病情加重,病魔缠身,治疗效果不佳的患者,愿尽内心所有的温暖,拉着奶奶爷爷,叔叔阿姨的手,传尽无限之问候,哪怕解一时之苦难 。

  2月28日 武汉 雨

  我是贵州省罗甸县中医院内二科护士陈川,今天是我到武汉的第25天。目前我在武汉江汉方舱医院36号病房工作。

  就在昨天(2月27),患者熊叔叔写了一首诗,发到了我们36号房的微信群里:“陈年美酒出贵州,川高路远竞风流。好女奋勇马蹄疾,样榜无悔写春秋。”四句诗开头的第一个字连起来是“陈川好样”,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我备受鼓舞。

  这首诗,我也想送给江汉方舱医院里的另一个陈川。几天前,突然听到病房外有人找我。发现有一位“全副武装”的战友在等我,他的隔离衣上写着“广西医生,陈川”。我连忙问道:“你也叫陈川?川流不息的川?”广西医生陈川说:“是的,我们的名字一模一样!曾经毫不相识的我们,成为了并肩作战的战友。我们都愿意对彼此说:陈川,好样的!陈川,加油!

  2月28日 武汉 天气小雨

  我是中南大让你一辈子受用的人生经验学湘雅医院产科产房助产士续秀秀,今天是我来武汉支援的第22天。

  来之前,唯一担心的是,作为助产士的我只会观察产程、接生,去了会不会拖医疗队的后腿。

  从第一天开始,我就分配在重症区工作到现在。我们开科第一天,就收治了一个93岁的老奶奶。每天我去上班的时候都会去看看这个老奶奶,给她翻身、拍背,洗漱、喂食,常常一个班下来,我已出一身汗。医院发给我的牛奶、腐乳,我也都带给老奶奶换下口味。都说年龄大的免疫力低下,预后不好,我真的很害怕第二天去上班就看不到她了。这位老奶奶的病情也都还算稳定,我心里也很安慰。

  2月28日 天气小雨

  我是湖北省武汉市汉口医院消化内科医生李文豪,今天是我加入抗击疫情一线的第57天。

  在我一次查房过程中,一位徐姓女士告诉我,她目前有四瓶球蛋白和两瓶白蛋白,想和另外病房的,她的爱人对半分着打。当时我考虑到徐女士病灶范围小,症状逐渐转好,而她的爱人目前需要靠高流量氧疗维持生命,话还没讲完,她就说:“那我打一瓶白蛋白,其他的都给我老公打。”目前他的爱人已经不再喘息,恢复良好。也许这四瓶球蛋白并没有起到关键性作用,但这最朴实的选择,就是最诚的爱,我深受感动。

  2月28日 随州 小雨

  我是来自江西省宜春市中医院急诊科的一名护士,我叫王梅珍,今天是我来随州的20天了。

  我目前在随州市中心医院文帝院区重症组,今天我分管的是一名重症肺炎的患者,一床张爷爷由于多器官功能衰竭,全身水肿,眼结膜充血红肿,需要按时滴眼药水,从胃管内注药,雾化吸入、皮下注射、肠内营养、静脉输液,输血这些都是我们要做的治疗。测血糖和测中心静脉压每小时一次,吸痰、血气分析、翻身两小时一次。注射泵,输液泵共计有15个,平均每两小时更换一组。由于老爷爷严重菌群失调,清洁皮肤成为了一项高强度的工作,刚刚擦洗完,又有菌群了,一次、两次、三次……全身衣服已经湿透,汗珠直接从额头滑落到我的眼颊。治疗完后还要书写护理文书,交班后,脑子里还在查遗补漏,生怕落下什么。衷心祝愿张爷爷能够早日战胜疫魔。

  2月28日天气 小雨

  我是来自吉林省松原市中心医院的李德生医生。这是我第二天进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4号楼13层东区重症病房,我们病区一共50张床位,现有20多名患者,多伴有多种基础疾病。

  早上查房的时候,看见一位患者导尿的引流袋里面有很多血凝块,患者用手摁着腹部不停扭动身体。这个患者是有膀胱癌病史的,本来是打算手术治疗,但是因为感染新冠肺炎所以手术暂时搁置。患者疼痛应该是导尿管被血凝块堵塞导致膀胱内积血所致,这种情况应该更换三腔引流管,但是导尿操作容易增加护士感染风险。我决定给予生理盐水冲洗,经过半个小时的努力终于将全部血凝块通开。现在患者疼痛的症状明显好转。我现在每天都持续关注这个患者,也在和泌尿外科大夫沟通下一步治疗措施。

  2月28日 湖北孝昌

  我叫黄晓丹,是湖北省孝感市孝昌县第一人民医院耳鼻喉科的一名护师,目前在孝昌县第一人民医院病区支援。前几天,我们病区收治了一名4个月的女宝宝,她的爷爷从武汉回来,奶奶,妈妈先后被感染了,她因和爷爷一起生活过,被我们严密观察。情况特殊,我们新冠肺炎领导小组办公室批准孩子爸爸来陪护。

  我在巡视病房时,看到爸爸在抱着宝宝走路哼歌逗孩子,我们发的盒饭他也没来得及吃。我就对他说,你吃饭吧,我来哄孩子入睡。他有点不好意思。我安慰他说,我家里有两个孩子,我有经验。我让他把宝宝放在床上,我戴着面屏不方便用表情逗她,就用手指逗她。

  孩子终于睡着了,孩子爸爸一再对我表示感谢。我说:“只要希望在,一切都会好的。”

  总台央广记者:谭朕 冯会玲 周益帆 张晶 凌姝 范存宝 于中涛 傅蕾 苑竞玮 姚东明 贾宜超 陈庆滨 贾立梁 吴媚苗 朱永 李凡 张兆福

  贵州台记者:佘义婷

  孝昌台记者:陈园 丁露

本文是天使日记|曾经素不相识的我们,如今并肩作战的所有内容,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收藏本站,谢谢!

(编辑:塔尖SEO)

推荐阅读